首页>业界 > 正文

曹县靠着互联网思维 走出了一条乡村振兴的“野路子”

2021-06-30 15:28:01来源:北京商报

编者按:借力一场典型的互联网造势狂欢,曹县火出圈。然而比起莫名其妙的梗,曹县走出的电商扶贫路,以及典型的“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却成了县域经济逆袭的典型样本。郡县治则天下安。乡村如何振兴?答案或许就藏在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与物之间。

没有在最火的时候深入曹县,并不妨碍你看到曹县最火的一面。“28号商品直播链接在这,都是重工刺绣”“有货,有货,18岁到80岁的都有”……6月初,直播中的王三哥熟练地回应着屏幕上的问题,然后站上小凳子,更全面地向镜头展示不同链接对应的不同汉服。

直播间外,这是传说中,“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的曹县。一个已经持续一个月霸占热搜,一个在鲁西南一隅的传奇般的县城,成为中国小镇经济造富的典型样本。

“一天挣万把块钱挺简单的”

比起淘宝上动辄大几百的汉服,王三哥的直播间里,一套通常只要几十块,200足够封顶。对标专卖店里几百乃至上千的时装,有爱云仓直播基地里的主播给“亲人们”报出的价格只有49元,成交之后,主播们在基地的拿货价还要再减20元。

左手互联网思维,右手开发新产业,网红曹县正成为外界口中县域经济下乡村振兴逆袭的顶级样本。利用惊人的价格差,镜头之外的曹县正在上演一出直播造富的“神话”,所有人都热火朝天。

5月末的中午,曹县大集镇,我们见到了王三哥。这是一家不临街,甚至连牌匾都没有的小店,但在这里,每天重复的却是日进斗金的故事。

“我感觉现在做生意,一天挣万把块钱就是挺简单的,比如今天我想挣5000块钱,那我百分百就能挣到5000块钱。”聊起从事的汉服生意,王三哥滔滔不绝。同王三哥一样,曹县走红背后,“霸占全国三分之一汉服市场”的名号也助了一臂之力。

小红靠捧,大红靠命。一脸懵逼地打开曹县这个话题又一脸懵逼地退出来的人,可能理不清楚这个梗究竟怎样演变成了一场互联网式的狂欢。但他们一定会记得,曹县这个小县城,垄断了日本90%的棺材市场、卖汉服一年就能卖出19亿、包揽了国内70%的演出服市场……

沿着上述产业,曹县的高光聚焦在两个地方:大集镇和庄寨。前者因演出服和汉服而闻名,后者因棺木而出圈。而大集镇里,形形色色的老板,恰恰是透视曹县“666”的最好切口。

大集镇电商办主任李哲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全镇现在共有1.8万个淘宝店,80%的村民都在从事演出服饰加工及上下游行业,2019年电商年产值近70亿元。”

“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完了,想不发财都困难。”在一间仓库里,我们见到了昌顺绣花厂的老板马德国。而昌顺绣花厂所在地,也就是曹县大名鼎鼎的大集镇淘宝产业园。自打曹县走红,这里也成了各路博主争相打卡的必经之地。

大集镇淘宝产业园于2016年前后开始修建,各类印花厂、绣花厂、服装加工厂、淘宝拍照公司、物流中心分列道路两侧。成品服装从一张图纸到打包寄出,只需要这条400米的路和几天时间。

每天傍晚,这里的快递站都会异常热闹,又因为临近儿童节,这条路上的韵达快递站点一度被大大小小的快递车围堵得水泄不通。

“钱是从电脑那头塞过来的吗”

在马德国的故事里,我们找到了更原始的线索:“我们刚来的时候,产业园都还没有,因为提供的政策好,我们就到了大集镇的丁楼那边,后来发展不开,才来这里买的厂。”

曹县的走红,一半原因在服装产业,而服装产业走红的一半原因在电商。丁楼村恰恰是服装与电商结合的起点,这个起点的见证者叫周爱华。

见到周爱华的那天下午,气温直逼35摄氏度。在庆生服饰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周爱华正在给晚上要加班制作的衣服打版。

300平方米的扶贫车间里堆满了布料和半成品,村里一位70岁的阿婆正借着午后的阳光缝制公主裙纽扣,每一个纽扣能赚几毛钱。这款公主裙是周爱华公司今年打造的爆款,已经销售了4万多件。

回忆起自己的第一单电商生意,或者说是丁楼村乃至曹县的第一单电商生意,周爱华忍不住笑了,“当时农村电脑少,我婆婆还好奇,问钱是从电脑那头塞过来的吗?”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影楼生意尚属时髦。2009年,丁楼村村民周爱华和丈夫任庆生听取了一个在南方做生意的朋友的建议,在网上卖影楼服装。

于是敢闯敢试的夫妻俩用800块钱买下一台组装的电脑,周爱华也开始一个键一个键地学习打字。那一年,淘宝天猫域名正式启用,负责人张勇决定搞个大事,于是当年的“光棍节”,第一次变身“双11”。

周爱华的电商生意磕磕绊绊,但终于走上了正轨。得益于农村的熟人经济,300多户人家的丁楼村几乎都做起了表演服生意,自家的小院子就是一个小作坊,再然后就是带动整个大集镇。

在出发去曹县之前,我们专门找了研究县域经济的专家,跟他们聊了聊县城发展与短视频之间的联系。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仝志辉提到,在这类经验的推广和复制方面,政府是否主动对于视频直播能否助力县域经济影响巨大。

这一点在曹县得到了印证。2013年,丁楼村小作坊式的发展也带来了消防隐患,但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刚上任的大集镇党委书记苏永忠却有了意外的发现:那些每家每户都有的缝纫机和堆叠的演出服以及顺着网线就能成交的交易,叫“电商”。

嗅到商机的苏永忠立即做出了决定,支持电商发展。于是,丁楼村“家庭作坊式电商”经验迅速推开。15.2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第三产业占比接近50%、返乡创业就业8.6万人、被列入国务院落实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名单。

就这样,曹县靠着互联网思维,走出了一条乡村振兴的“野路子”。

“曹县的产业链太完美了”

极低的成本和堪称惊悚的价格差,成为曹县服装产业“大杀四方”的法宝。

由车间改造的5000平方米大平层里,几千个货架排列得整整齐齐,挂满了各类品牌服饰。例如“ONLY”的货架上,吊牌价格区间在199-499元内的衣服建议直播价格仅为49元,即便按照这个价格算,主播每卖出去一件,也能挣到20块钱。(杨月涵 王晨婷)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